布袋戏、古风。欢迎转载推荐交流喜欢~XD~来者勿要争攻受,因为本人是互攻自逆3P修罗场爱好者😂只要感觉好,什么CP都能吃,节操是什么?不接受OOC的批判,不爽别看。和不拆不逆不是同路人,再有节操这辈子都不可能。

【浪巫谣×凛雪鸦】蜜月旅行(上)

二期杀青后大家都跟累瘫了一样。浪凛殇三个男主戏份尤其多,十三集一集都不落~凛雪鸦就表示想和浪巫谣一起去外地旅行。

听到这个建议的殇不患表示不满:“你们旅游怎么不带上我?咦,不对!”殇不患忽然恍然大悟,“你们这是想蜜月旅行,不想带上我这个电灯泡是吧!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们自便,我自己玩就好了!”

“蜜……蜜月旅行?!”浪巫谣像是才反应过来,瞬间就红了脸。“哎呀阿浪,你都没有殇不患反应快哦~该罚。”凛雪鸦假装嗔怪的样子说道。

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只是一个是第一男主,一个是第三男主,两人的戏份几乎一样多,区别只在台词的多少而已。

忙也是各忙各的,对手戏也不多,在一起那么久都没开荤。...

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个很危险的情形XD

红白玫瑰很早就认识,然后殇不患分别先和红玫瑰认识后和白玫瑰认识……

其实红白玫瑰才是青梅竹马,殇不患才是那个天降……

简直不能更虐……

不知道老虚以后会不会出大叔的妻子呢???似乎他说过不能讲的XD

每次看到老虚出现在幕后特辑时,他身边总是固定摆着两尊偶:浪巫谣和谛空。想到两者的原型的时候,我露出了姨母笑(不是)

特写的时候老虚总是在浪浪身边。这站位,浪浪刚好被两个虚渊(一个本体一个化身)夹击。老虚是有多爱西川啊!(你走开)

初雪適合遇見 emmmm(後媽版)

神魔狩獵者:

@何年墨色 答應你的東西終於在鴿了十天後搞定了,不知道他們覺得這個比較好吃還是你的比較好吃~

@柒拾柒点柒  @太虚龙神  @寒鸦知我意  @雪落花中不知时  @秩序圣神  @Arise  @陌竹  @就叫我老王大哥吧  @曙晨 

 

以下正文~

 

目送著人覺和其餘兩人一一走出,這個顯得過分寬敞的辦公室裏就只剩下地冥與沉默的九天玄尊相對而視,他們誰都沒有率先向對方開...

太虚龙神:

摘纪录:

是什么时候开始呢?我们把隐忍当美德,心被山压住,表面还要装作岁月静好,最后连情爱都不敢肆意表达。等我长大,等我成熟,等我赚够钱,等我稳定,等我漂泊够了,等我配得上你。这一等,擦肩而过,行人纷扰,再见,已是来生。
 ——《那个在楼下抽烟的陌生人》

  
  

感谢推荐

 

太虚龙神:

摘纪录:

这个世界看不见你的内在,它一点儿也不关心你的希望,梦想,以及忧伤,它们都被皮肤和骨骼遮蔽着。这是如此简单,如此荒谬,又如此残忍。
 ——卡勒德·胡塞尼《群山回唱》

  
  

感谢推荐

 

太虚龙神:

摘纪录:

过于频繁的交流很容易造成一种恋爱的错觉,一种由习惯、信任和欢喜交杂出来的依恋的假象。

  
  
 

我明白为何是浪巫谣去做最后最关键但是又消耗体力最少的动作了。

因为浪浪状态最差,受伤最严重。

一个人用丧月之夜操控另一个人对付七杀天凌和娄震戒,本来就限定殇凛两人参与,不管控制者和被控制者是谁,反正不能是浪巫谣。

浪浪之前和龙拼嗓子内伤沉重,后来又被七杀天凌吸过血治疗不完全就继续上阵,又被啸狂狷丢剑刺伤三次,状态已经掉进谷底了。

动武的事情不能交给他了。

而这三次受伤有两次是因为雪鸦,一次是因为殇不患。

为这两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的就是他了。

不过两者还是有些不同的。殇不患的次数少些,危险性也没那么大;凛雪鸦的次数多些,危险性也大大增高。

想起聆牙说了一堆娄凌难对付的话,诱...

其实不是没想过第一集殇不患切断魔剑目录的原因,但是那个唯一合理的原因实在太疯狂了。

殇不患就是个疯狂的赌徒。

他切成一边长一边短,笃定蝎璎珞会抢长的那个,然后自己也冲过去一刀结果了蝎璎珞。

但是他偏偏算错了,被蝎璎珞拿着短的跑掉。

真是一个专门干不正经的事的大叔啊~~~


七杀天凌在见到浪聆的时候表示“见过,不熟”。他们以前见过,是不是在大叔收复七杀天凌的时候遇到他们的呢?那一次是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呢?

如果是的话,那么我的“聆牙是因为浪巫谣为了和殇不患自由自在地聊天才诞生”这个假设就被推翻了。聆牙出生在遇到殇不患之前。

不过七杀天凌的意思也可以是当初遇到的是还未得言灵、不会说话的聆牙。

最终话里,被打得灰头土脸的啸狂狷不断地咒骂殇不患,说什么每次都是他出来阻挠,如果没有他自己就可以得到一切……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殇不患讨厌他也不至于总是阻挠他的行动吧?老虚这坑越挖越深了,很明显他们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选择不同的道路过日子,殇选的是在江湖自由自在地...

【天之下】第三十七章 时辰(上)

三弦:


←连载汇总  试阅→①翠环传 ②彭老丐传 ③朱门殇传


  


  九月十八日,酉时,混乱的祭祖大典已经过去四个时辰。就这四个时辰的时间里,唐奕拷问着朱门殇,唐惊才找上沈玉倾,唐绝艳找上了唐飞。



  “五毒门的人跟青城住在一起,她们人数少,也不是大门派,不会是青城弟子的对手。”小八道,“把她们抓起来,然后送给唐奕,当作见面礼,沈公子才有机会见到朱大夫,劝朱大夫招供。”



  小八接着道:“我们的目的是联姻,谁当上唐门掌事无关紧要。跟唐孤联手,让朱大夫指认二小姐,二小姐身...

在水槽中:

建立在真的三人行了前提下

不合逻辑 已经完全ooc成原创c


凛雪鸦依然是个很冷血的人。

他在收到浪巫谣给他发出的求救信号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赶往现场,而是悠哉悠哉地坐在石洞里给自己倒茶喝,等着啸狂狷回来跟他算账。

啸狂狷太low他早有预感,只是他不死心还要挣扎一下,结果最后还是让自己失望了。他抛弃了啸狂狷之后,才去找浪巫谣。

玩啸狂狷让自己愉悦远比浪巫谣的生命安全更重要。

他们当初应该没少互相逼命试探,就是想看看对方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程度有多深。

只是当初雪鸦到底对浪浪做了什么,浪浪现在对雪鸦的请求都是不顾性命地去完成的呢?

欠了什么天大的人情吗?!

我脑海里一直浮现这样的场景:

在魔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浪巫谣重伤变回凤凰形态,雪鸦拼死救他,抱着他一起掉进深谷悬崖。...

老虚以前在游戏里是把七杀天凌折断的。不过这次结局改成这样,把自己的手臂和剑鞘替换七杀然后一起坠崖,他是不是看到七杀天凌做出来之后那么好看舍不得了啊???

从谈话中的熟稔程度来看,殇不患认识啸狂狷更早,有可能在少年时期就认识,但是比起和浪巫谣的关系更加恶劣。他们之间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啸狂狷对殇不患了解不少,但是不曾理解过他。还问了他两次“为何不怎么怎么样”。殇不患倒是很理解啸狂狷,不过他绝不会和啸走一样的路。

他们注定南辕北辙。

想知道他们的过去,想看啸狂狷把殇不患抓进大牢之后各种SM………………呃我的口味竟然变重了,罪过罪过。

殇不患上战场,喊了一声“娄震戒”,这声音怎么温...

有点奇怪的大圆满结局,又不算圆满

老虚自从开写东离之后似乎是转性了。连着两期大圆满结局,有人都在问最后是谁写的了。

我说老虚就这么想跟七杀殉情吗?!不过比游戏里的好,游戏里娄把七杀折断了,这里没有。娄是在最后一刻,七杀喊了他一声“震戒”,他才奋不顾身地冲过去,以偷天换日的手段用剑鞘换了七杀的剑身(还搭上了自己的一条手臂,真是走到哪里都要断臂啊),然后被气劲击落到悬崖深处。

这个殉情还真是难啊。

三人大作战,殇凛糖发得令人懵逼,但是凛浪糖也发得令人心醉神迷~~~~

殇不患先动手,作战不利。雪鸦躲在石头后边,手持烟月偷袭。可惜被娄震戒发现,心形剑格闪光,雪鸦冲到一半不得不停下来转圈圈。

这就是预告里雪鸦的转圈圈,非要在这...

东离剑游纪二01-13集GB字幕自配 [HorribleSubs] 版 画面无修 日语单轨

地狱冥想的自嘲:

 东离剑游纪二01-13集GB字幕自配 [HorribleSubs] 版 画面无修 日语单轨 

版权属于官方,字幕参照来自优酷版,仅为爱好者观看 请勿用于任何商业行为

已经更新完13集 真是一场艰苦的字幕之旅,之后会逐步核定字幕错漏的

画面水平是目前在官方出碟前的最清晰了,30帧,最好是下载到电脑或者手机平板用专门的视频播放器观看,才有字幕,百度云在线貌似没法显示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wWrL5j-iQrPNE7G3CyBNw

提取码:...

“初次使用魑翼就如此娴熟,在下佩服。”

凤凰之身自然不会轻易示人,但此身自然是便于在空中的。

浪巫谣不止一次上了房顶,就没见过谁那么喜欢上房顶。

七杀天凌清楚魑翼的习性,她的出身可追溯到魔界。而魑翼所在的魔脊山是人魔两界的交界处,魑翼应该是从魔界引进过来的生物吧?

想起浪浪在殇不患出现后,手一松,丧月之夜掉在地上。

他的精神和肉体都处在崩溃边缘,一直在死撑。终于等到了放松的机会。

殇不患,接下来魔剑和场子都交给你了。

当初浪凛进入鬼殁之地丧尸地时,凛雪鸦说了一句话:“况且你们不需要帮忙吧?”

雪鸦看一眼丧尸之地,就判断出浪聆可以解决这里!

之前的初见两人互相都见识过对方的本事,但大家都是各有戒心不出全力。这一次还是那样,都在逼着对方出真本事。

七杀天凌对殇不患也是有些爱恨纠结的。一方面痛恨殇不患囚禁自己,一方面又希望殇不患成为自己的持有者……

之前她在蝎璎珞手中的时候,可没少说要杀死殇不患的话。只不过她要殇不患看着许多的人死心碎之后再杀。

殇不患很怕...

浪浪笑了!笑了!笑起来真可爱!

之前虽然想过这一次浪浪又被雪鸦救,但是想到救的可能性就头大,因为第二次救的可能性变得太低了。

雪鸦每次救人都是索要代价的,第一次已经叫他帮忙对付啸狂狷,这一次雪鸦想要解闷,但是浪巫谣要怎么给他?弹曲子吗?

没人知道这次行动会发生什么,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浪巫谣专心战斗是没精力给雪鸦解闷的,有什么事打完再说。

这已经是浪巫谣第二次默认雪鸦跟着了。这一次雪鸦不一定会帮忙,但是跟着就跟着吧,万一他愿意出手呢……

也只能这样期望着了。


想明白之前的一件事,又是感觉更虐了。

聆牙因为清楚浪巫谣不想给殇不患解毒,开始一直没提解毒的事,后来还是忍不住提了,就是说有什么听了就能解毒的快活曲子弹来听...

我想起之前啸狂狷提出跟凛雪鸦交换赃物,凛雪鸦从头到尾都惊讶得不行的样子。我之前没想明白,现在总算明白了。凛雪鸦那个时候已经发现啸狂狷low到一心追求财富了,但同时也终于找到可以玩啸狂狷的把柄,所以他不死心地开始动手了。

可惜啸狂狷的表现让他彻底失望了。

啸狂狷手段有,心狠手辣有,看事情也算透彻,这都给了雪鸦他是个高级猎物的错觉。

但是格调低这个短板救不了这个猎物,让雪鸦放弃了他。

“掠风窃尘的新猎物吗?还挺合你胃口的。”

这句话啸狂狷听到了,而且之前他装晕的时候也听到雪鸦说“这个现在还是我的玩物,要跟他玩请排队吧”。他还追问凛雪鸦“你接近我有何目的?”

我现在总算懂了,因为啸狂狷太low,听不懂这句话的含...

太虚龙神:

摘纪录:

当你有了观点的时候,你就有了敌人,你懂的越多,懂你的人必将越少。不要和不懂你的人辩论,因为智商差是这世上最难弥补的距离,一个远不如你的人,和你的价值观相差甚远,是永远也不可能理解你的好。反而你的优点,会成为他眼中的缺点,这就是人性。
 ——仲皓

回想起之前,浪巫谣在殇不患中毒之后站定不动,聆牙和殇不患捧哏也没提到解毒的事情。

浪浪在扛着殇不患一路逃亡的时候已经听到了雪鸦在跟踪,无法确定雪鸦是来解毒还是收命的。

就算确定浪浪之前已经找过雪鸦,这一点都无法确定。毕竟雪鸦对殇不患没有什么必须要怎样的态度,他是什么态度都可以什么态度都有可能。

现在有点明白浪浪之前为何一直盯着殇不患了。他不需要四周观察周围的情况,他听就行了。

他的绝对音感已经恐怖到附近的天空大地的状况全部都可以听清楚的地步了!

所以不管什么人靠近他都不会露出意外的表情!

范围应该是以自己为圆心,普通人的视觉范围!

也就是说他的听觉基本可以完全代替普通人的视觉!在...

我觉得雪鸦在啸狂狷回来跟他算账的时候那个惊讶毫无疑问就是十足十的演出来的,那种干瘪的声线和之前说“大逆不道的殇不患”的时候一模一样,啸狂狷背过去的时候他还掩嘴偷笑了一下~

后来啸狂狷很快恢复过来反应不按他的剧本走的时候,鸟海先生的演绎真是令我心醉神迷,太棒了!真的太棒了!那种咬牙切齿愤恨和不甘演绎得太棒了!

但是在聆牙提起啸狂狷的时候雪鸦整个暴怒,“谁管他!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这个人渣!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的名字?”这种失控的感觉,他的愤怒也是真的。

希望下一集可以揭晓浪浪为什么要那么拼命。不管怎么看都很不合理。

浪浪有生命危险竟然是为了雪鸦,目瞪口呆

我想象当中的浪殇生死决战的剧情没有出现,估计这一期也不会出现了,阿浪有生命危险竟然不是因为和殇不患决战!竟然是因为雪鸦一句未说出口的请求!!

不过想想也正常。浪浪和雪鸦的关系对应现实中的西川先生和老虚的关系,老虚会重点写也是必然的。只是这样写法令我十分好奇,西川先生是不是曾经因为老虚的一句话拼了命去做某件事情呢?

但是娄震戒的原型是老虚,而娄震戒伤了浪浪。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把剧情写成这样,好奇。

顺便一提,这次啸狂狷的情况和蔑总差不多。他是因为雪鸦的玩弄而崩溃了好一阵子,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反应完全不按照雪鸦的剧本走。于是雪鸦彻底怒了,抓狂了,玩人不成反被玩,直接放弃了这个收割不了...

等等!既然雪鸦早就知道浪浪要杀他,那是不是也早就知道浪浪利用他拖延自己回去的脚步呢?

不仅如此,浪浪不仅自己不想送解药回去,也不想让雪鸦送解药回去。

雪鸦想送的话可以跟他抢龙角的。

“今天谁都别想离开这里给殇不患送药!就让他死在外边!!!”

这真的是有死无生的处境!!!

雪鸦察觉到这一点,那他会急着逃跑,就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保全殇不患。

不管怎么看他比起浪巫谣都是更加不想让殇不患死的。虽然他一直在坑殇,但是从来没有必须置殇于死地的必要性。

果然如此。“当务之急,是要把解药尽快送给殇大侠。”我的直觉没错,这一次,雪鸦说的是真心话。

摘纪录:

你说你喜欢雨,但是你在下雨的时候打伞。 你说你喜欢太阳,但是你在阳光明媚的时候躲在阴凉的地方。 你说你喜欢风,但是在刮风的时候你却关上窗户。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害怕你说你也喜欢我。
——莎士比亚《存疑》


感谢推荐

【天之下】第三十三章 迷雾

三弦:


←连载汇总  试阅→①翠环传 ②彭老丐传 ③朱门殇传



  “进来。”



  谢孤白推开门时,朱门殇还躺在床上。“脸色好不少了嘛。”谢孤白调侃道,“能下床了?”



  “行!”朱门殇翻起身来,刚要站起,又跌坐回床上。他兀自逞强,扶着床沿站起身,稍微稳了稳身子,瞪视着谢孤白:“瞧,挺好的。”



  “别逞强。”谢孤白微笑道,“喝点稀饭。”原来他还带着早餐。他把餐盘放到桌上,道:“帮你拣了些清淡的,好养生。”



  “屁!现在正要补...

因为老虚说过他将公主的设定安到七杀天凌身上,所以我认为娄震戒喊七杀天凌为公主不是什么昵称,不是跟红龙战役动画里喊的殿下一样是敬称、昵称。

他会这样喊是因为他识破了七杀天凌的真身,知道她就是一个公主。

幕后特辑美术篇也说过一个魔女住在剑里,难道沿用了人的灵魂被封印在剑里这种游戏设定吗?

这个有趣。

没有人觉得奇怪吗?聆牙到底怎么知道答案不是透过寻找才得到的,而是看他认定什么是答案来决定的?聆牙到底为何会了解谛空到这种程度呢??

但他要是在什么不正经的地方找到了答案呢?

我总感觉聆牙说这话和第一集他说中殇不患刚刚做过的事情一样,他根本不是猜测。

他早就知道了!

他知道谛空会在不正经...

© 秩序圣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