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戏、古风。欢迎转载推荐交流喜欢~XD~来者勿要争攻受,因为本人是互攻自逆3P修罗场爱好者😂只要感觉好,什么CP都能吃,节操是什么?创建合集时文章被屏蔽不再建合集

魔剑争夺战两年。

七杀天凌和殇不患上次见面离剧中见面最多只有两年。

“一阵时间不见,你果然老了不少。原来俗世中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吗?”

七杀天凌说的话那么奇怪,是因为封印当中时间流速与俗世不一样吗?

两年时间容貌变化能有多少?估计还是大叔练功的缘故,显老了。

虽然还无法确定,不过小浪浪是雪鸦当年遭遇过的那只凤凰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毕竟在鬼殁之地,雪鸦对小浪浪说了很奇怪的话,用一般野兽和浪浪相比,表示浪浪和一般野兽不同。

虽然不是没想过当年雪鸦遭遇的是另一只凤凰,但是从省成本的角度来说,小浪浪就是那只凤凰的可能性非常大。

当年不知为何遭遇小浪浪的雪鸦大喜过望,手段尽出将当年幼小...

在第四集结尾,浪凛见面的一瞬间开始我就脑补他们的肉。

可惜前三分之一和后三分之一都可以脑补完全,但是中间三分之一一直脑补不全,根本不清楚他们进行中会是什么样子。

或许目前来看我的脑洞里他们只能清水暧昧吧……

这期的剧情快报看着令人一头雾水。

浪巫谣被啸狂狷拖住了,然后小雪鸦出手把啸狂狷抢走???

所以小雪鸦是很早就开始在旁边躺着抽烟,就等局势僵持的时候出手救人???

是小雪鸦把啸狂狷拍晕的????

还有七杀天凌为何会放过殇不患完全不明白。

殇不患明明作战不利,连看都不敢看七杀天凌,只能被动抵挡,无法主动出击。

唯一能勉强解释过去的,就是七杀天凌看眼前没人可以杀了,就叫蝎璎珞离开,去城镇杀人喝血。

殇不患某种情况之下还是太天真了,真的以为有雪鸦“关照”啸狂狷就气数已尽了,才会放任雪鸦救走啸狂狷。他怎么就没想到雪鸦一个人也做不成事,雪鸦之前还拉他做队友求情报来着,可是自己拒绝了,那么雪鸦...

七杀天凌主场,看得痛快淋漓又忧郁

这一次谛蝎两人又来一场七杀天凌隐藏的戏。

这一次其实已经不算隐藏了,七杀天凌出了三次镜。

虽然整一幕都没提到她的名字,但是暗示已经十分明显,说到了她。

她与这场戏必定相关。

开场先来一个亮相。

这一次谛空给我的感觉更加虚无了,他心中的答案是什么呢?为何遍寻不得?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他心中的答案呢?虽然跟虚无主义者差不多了,但是这一次谛空难得说出了一点实在话。

一向不想理会谛空的胡言乱语的蝎璎珞终于承受不住,说出了她的迷茫,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此时她跟心理咨询者一样,谛空变成了心理导师~

谛空这次和蝎璎珞谈论的是忠义之心。

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是要蝎女惜命。

而走投无...

现在大家都在讨论浪巫谣的直觉问题。

没人想起殇不患是个直觉神准的吗?一期到二期就没错过!

这一次不就开口说“(啸狂狷)是凛雪鸦的新猎物”吗?

聆牙说话一向有所保留而且折衷,说起阿浪的直觉先用了“总会”这种有概率命中的词,然后是“一定会”。

聆牙这次这样说话,似乎是想为阿浪隐瞒什么。

如果小浪浪的直觉和殇不患一样神准,那他和殇不患一起行动应该高度合拍,这一次不是一起打谛空就是一起放走谛空,而不应该有矛盾到打起来才对!

我倾向两人的直觉是一样神准的,都是认为谛空善恶的可能性各半。但是因为殇不患和谛空是第一次见面,浪巫谣并不是,而且谛空分明是冲着浪巫谣而来……

这才是他们分歧的根本原因...

最近心情郁闷。

自己的剧评是独一份的,没人和我一样。就算有一两个人认同我也跟我没能讨论出什么东西来。

甚至现在看同人都会看到我不能接受的观点,最后只能弃文(虽然这种情况比较少,我的忍耐力提高了)

谛空不止知道蝎璎珞有人追踪,而且似乎知道追踪的人正是浪巫谣。不一定知道名字,但是应该认出了就是这个人。

浪巫谣一见到谛空就爆杀气,这并不是他单方面的反应。谛空本来就不该出现在他面前,可是他不仅出现了还直接冲浪巫谣而去。

谛空甚至有可能知道对浪巫谣隐瞒都没用,甚至可能知道就算隐瞒浪巫谣依然会穷追不舍,才直接承认自己见过蝎璎珞,还开了两次嘲讽。这还不算,一出场就跟浪巫谣各种互瞪,浪巫谣的杀气还因...

【天之下】第二十九章 鱼

三弦:


←天之下连载汇总  (试阅)→



  朱门殇说完了太平镇的往事,淡淡道:“柴二被押送门派,我没去见他,就这样离开了太平镇。”



  这一桌上六个人,听了故事具都目瞪口呆。李景风也在席间,见沈未辰脸上仍是一派温婉微笑,那笑容却似有些僵了,又看朱门殇从桌上干果盘里拿了两颗桂圆,剥了壳吃,边吃边问道:“你们怎么光听故事不吃东西?吃些。”说着把干果盘推到沈玉倾面前。沈玉倾轻轻咳了一声,说道:“没关系,朱大夫慢用。”



  “你没事吧?”李景风问,“你说你吸……呃,吸了那病人嘴里的虫。”...


谛空出现在墓地里就是最大的疑点,一出现就直冲浪巫谣而去是疑点中的疑点。

他不出现,在殇浪二人面前就跟蝎璎珞的事情没有关系,浪巫谣也不会打他一顿。

他这种举动,给我有种感觉,他就是为了让浪巫谣打自己一顿【????】,从而阻拦浪巫谣追踪蝎璎珞的脚步。

好吧,因为总是看到一些CP脑过剩的奇怪评论,我就随便吐槽两句,也不想打tag被太多人看到。

浪巫谣不想解释的表现,绝对不可能是对自己直觉行动的做法说不出口。

因为从后边殇不患的台词来看,他早就知道小浪浪就是这种人,那么小浪浪又为何要隐瞒这一点?

瞒者瞒不识,识者不能瞒。

谛空和小浪浪第一次见面的场面不知道后边会不会揭晓,有可能不会,或者只是侧面说明一下。

既然聆牙爆出凛雪鸦的真名,而且还是在出门前不知道回来后就知道,浪巫谣早就掌控凛雪鸦真名这一点已经确定(因为除了浪巫谣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告诉聆牙凛雪鸦的真名),只差临门一脚就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

浪巫谣为何要掌控凛雪鸦的真名?...

萬居:

最近在看東離~塗個浪浪

厚塗完還沒一開始草稿好看 以後不畫了

两人关系开始修复,当真神奇

老实说,第六集我没看到新仇旧怨一起爆发的场面还是非常开心的,至少不像我想象的那么虐。

不过啸狂狷和殇不患的对话里差一点就交代了一个信息,就是殇不患当初到底为何带上魔剑目录从西幽来到东离的。

“我没义务跟你解释”这句话堵住了当下了解真相的可能性。反正现在能确定的是,殇不患并非因为害怕西幽的刑部才离开的。

老实说,之前啸狂狷一直各种威风八面到了殇不患面前被呛了两次,我看了还是挺开心的,终于有人克制你了(不是)。

殇不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哪怕啸狂狷对殇不患说他跟东离的刑部打招呼,说仙镇城死的人都是他杀的,殇不患依旧无所谓的样子。

“所以,那又怎样?”

从后来啸狂狷说他连法律的威严都不放在眼...

【杀凛/凛杀】想要杀死你

链少:

两三章完的产物


杀凛或者凛杀都没关系,反正是暧昧向,不开荤好好走剧情


尽管喜欢凛雪鸦的颜但是我真的痛恨他欺骗无生,所以就去思考很多因果关系得出了这个小短篇


尽管想看杀无生把凛雪鸦虐个昏天黑地,但是在我眼里杀无生就是个过分天真的孩子,简单到非要所有的证据都摆在眼前才肯相信凛雪鸦是害得他身败名裂的背后元凶。


不喜欢ooc,所以这里小杀依旧傻的天真。


不喜莫入,入了别吐。


 


           ...

重发(之前漏写一大段,补充)

浪凛两个坑货对殇不患的解毒积极性皆不高,只不过各怀心思各有目的,才一起踏上了征途。

但是如果非要比一下谁的积极性更高,自然是小浪浪而非凛雪鸦。而且这跟两人的意愿没有什么关系,反而跟两人现实考量有关系。

简单点说,自己“去不去“解毒跟自己“想不想“解毒完全没有关系,反而和“有没有必要解毒”有很大的关系。

凛雪鸦是因为要对付啸君,才必须过来看一眼殇不患的情况。看情况是重点,解毒不过是顺手。光是他不告诉殇不患啸狂狷来了这种要命的信息的做法已经其心可议了,何况还刻意留下脚印方便啸狂狷追踪到殇不患!明显就是故意让自己和小浪浪离开采药之后,殇不患被啸狂狷伏击!!!

又在卖大叔!

解毒成...

之前在整理看剧思路的时候,想到浪凛两人明明一起出行,为何浪巫谣留下了自己伪造的足迹,凛雪鸦没留下足迹。


雪鸦没留下足迹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浪巫谣留下了足迹。


他其实可以跟雪鸦一样都不留足迹的。


留下伪造的足迹,是为什么?


我想到的时候不仅心头猛地沉了下去,冷汗还狂冒。


他的足迹没指向鬼殁之地,自然是不希望自己被当成目标追踪到鬼殁之地。他并不想打没必要的架。


那么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告诉追踪的啸狂狷:“我走了,我不在殇不患身边了”


……接下来那句话就是……


“你们大可放心地去追杀殇不患”


!!!!!!!!


这种含义,令我惊叫...

第三集凛蝎初次遭遇,身姿站位从面对面到背对背,而映前特辑里雪鸦是背对蝎,蝎面对雪鸦的背。和第三集的站位对不上,所以是将来的剧情无误。

我个人觉得第六集蝎妹子最多重伤濒死,连假死都不会有何况真死。谛空和蝎璎珞在破屋相处时气氛诡异,莫名和平的样子,不排除蝎璎珞将七杀天凌作为筹码暂时让谛空保管,换取谛空暂时保护她的人身安全的可能性。

一旦蝎璎珞恢复满状态,估计就要向谛空讨回七杀天凌。但谛空之前走路姿势诡异直接冲进破屋里的动态来看,他有九成九的可能性目标正是七杀天凌,非常有可能毁约不交还,两人因此大打出手也未可知。

第六集,我个人认为浪殇相杀是新仇旧怨一起爆发的结果。

一到五集两人相处...

凛雪鸦并不知道蝎璎珞的名字,只称呼她为“袭击仙镇城的女人”,因为这家伙还没有厉害到让雪鸦正眼相看,让雪鸦费尽心思对付她的地步!所以雪鸦刻意留下自己脚印是在诱导啸狂狷追踪大叔,完全没有想到之前他目击到的相杀的二人——啸狂狷和蝎璎珞此时已经合作,蝎璎珞拿出毒蝎子当做雷达来追踪殇不患。

但对雪鸦而言这不重要。雪鸦的脑海里考不考虑到蝎璎珞对他的计划丝毫没有影响。目前在意的目标只有啸狂狷。

我还真是不想看到脑残基番言论。什么这一次雪鸦真心待大叔好?光是啸狂狷的到来对大叔隐瞒不报就已经说不过去了,还让蝎璎珞发现自己的脚印是在追踪殇不患!这也叫好?请鬼拿药单吧好个屁!

他要是真的不想让啸狂狷找到大叔,...

嗯,一切都是老虚的错系列又开始了~

说回第四集末尾的那一幕,小雪鸦的烟斗被小浪浪一刀切断之后,小雪鸦手一翻用断头的烟斗喷了火。结果画面一剪接,烟斗瞬间恢复。

……这里应该是老虚剧本写漏一笔的关系。

他只写了烟斗是怎么被切掉的,但是没有补上烟斗怎么恢复的画面。

拍成这样子,是道具师打的补丁。把烟管替换下来,这样就算是修好了。

但是这个拍摄效果很差,就算知道在那一瞬间烟斗恢复了,但是稍微不注意一下就会忽略,意思太过不明显。

我个人觉得老虚在剧本上补上几句话,比如说喷完火后再转一下烟斗,然后来个白色闪光的特效,破掉的斗钵瞬间变好——之类的画面做出来,意思更加明显一点,也不会那么容易让人忽略。

现在我不想打tag写剧评了。爱看不看,我现在不想招呼别人看。

第五集的最后,阿浪心里不管怎么想的,解药好歹还是带回来了,大吼一声“接着”的时候,大叔也接着了,不管怎么样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

我在这里说的根本不是阿浪有异心,而是殇不患对浪凛二人皆不信任。

这解药到底能不能吃,吃下去是死是活,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你给我说大叔在开玩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这句话?

大叔不管如何都从来没有把自己性命交出去的打算。他如果要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那他离领便当也不远了。

他迟疑着不吃,除了不相信这两人还有其他什么可能性吗?

之前对啸狂狷说“他们拼着性命为我奔走”这话没错,但是大叔可没说这两人有多坑,在敌...

说说足迹的问题。

现场只有浪巫谣的足迹没有凛雪鸦的足迹,不过两者的足迹应该不是在同一个地方,这个也算合理。

“浪巫谣的足迹有些怪异,不只是隐藏真正的去向,更假造足迹,好引诱我们追往错误的方向。”

啸狂狷表示不信,接下来蝎妹子又说了:“不,他不是带着一个伤患逃跑还能做出这种手脚的人。”

重点来了。蝎妹子亲眼看见浪巫谣背着殇不患逃跑,啸狂狷就差那么一点点,从他的话“跟丢了吗”基本确定他没有看见浪巫谣背着殇不患逃走。不过这也不难猜到。

之前啸狂狷哪怕没亲眼看见,现在蝎璎珞连浪巫谣的名字都说出来了,这总算可以确认了吧。

也就是说这一次的脚印,浪巫谣没有带上伤患,才能做下如此手脚。

浪巫谣...

好的,我就划个重点吧。

小浪浪过河拆桥吃相难看就算了,如果他真的着急为殇叔带解药,万万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选择和雪鸦相杀!再怎么都要忍到为殇叔解完毒再打人才对!

不管怎么说,他出手打雪鸦,雪鸦被杀死或者逃了,都是要浪费不少时间的。为了节省时间小浪浪一开始就不应该这么做!

这只能说明他就是用这个来做磨洋工的借口!雪鸦是那么好杀的吗?他一招制住小飞龙再一个弹指弹回去就能说明他武功高强,是随随便便就能杀死的杂鱼吗?

他要是真的在磨洋工,那么在此费尽心力杀死雪鸦再慢慢走回去,殇叔估计早就被乱剑砍死了!简直一举两得!

浪殇二人从一开始气氛就十分诡异。他们失和已久,我才不相信他们和谐相处那么久刚刚解完毒下一集就相杀?哪...

致金庸:8102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写武侠

三弦:

  大师过世的时候,很多人对我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武侠的衰微与殒落,这种话,我听得不少。



  天之下刚连载时,也有不少人建议我改成仙侠文,照他们的说法,现在武侠小说的行情,是一百万字回收五万块,这还是以“金庸的销量”作参考的。



  我无意追问这五万块钱的具体算法。就当他是五万块钱好了,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大师辉煌的年代,是上个世纪的六十、七十年代,那都半个世纪前了。



  我觉得那是一个时代的轮回。这是仙侠的世代,或许下一个世代悄然来临,新的流行,新的文种,时代变化得快了,取代的事...

尤那赤羽:

很久上來放一次

LF動不動就登不上來

1.飛天小O警的梗

2.不患同好會(扭曲)

3.我只是想畫鴉鴉跳舞


比較快更新的就噗浪跟WB

【凛杀】

SAN值=0:

“喂、等一下.....”带着潮湿的情欲的吻再次堵住了他无力的抗议,后脑被死死按住,杀无生从未有过类似经历,并不是说他纯情或是怎样,单纯只是因为没有机会。印象里自从一个人离开养父铁笛生的道场后,几乎就没什么和别人相处的记忆了。再后来接下第一单生意真正成为职业杀手之后,就彻底没人敢和自己说话了……直到四年前掠,不,凛雪鸦的刻意接近,自己才有了第一个可以聊天的人。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杀无生不是没想过像其他男人一样时不时去青楼妓院这些地方疏解一下。但是第一次去的时候,他刚到门口,还没进门,就注意到本来热...

sawamura:

记录个进度...蝎妹真心难画()

下周预告看起来有点不妙...希望她能苟过第六话...


。。。。说起来上季的猎魅就是在第六话。。。。(闭嘴)

之前在看小浪浪第三集的身姿动态就一直觉得很诡异。第三集最后小雪鸦出现,我一度以为小浪浪是在等人,等的人就是小雪鸦。而且从第四集的剧情看来,他等不到小雪鸦根本就不会出门找解药的样子!!!

之前我一直以为不可能,是因为我搞不清楚浪巫谣到底怎么知道小雪鸦会来的。

现在终于弄明白了!这已经不是可能性!这是真的!

小雪鸦刻意留下脚印追踪殇不患,完全就是为了让啸狂狷发现从而找到殇不患藏身的石洞!把殇不患留在石洞而不是搬去其他地方,本就大大增加了他被啸狂狷发现的风险!

可以说殇不患被啸狂狷发现从头到尾都是凛雪鸦刻意引导而致!他自己的脚印就是最关键的因素!没有这个脚印,啸狂狷可能根本找不到殇不患!...

浪巫谣与凛雪鸦,神之默契,神之敌意

在浪巫谣一刀砍断小雪鸦的烟斗斗钵的时候,他们这次是真正意义的初见面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

小浪浪必须对凛雪鸦有充足的了解,才能下此狠手。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如此出手的。

小雪鸦的反应太过理所当然,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一期的时候他很默契地与大家一起测试殇不患的实力,把殇不患气得跑掉之后回头责备那些队友们“你们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呢?”

后边还无奈地表示自己不知不觉地配合了,真是个坏习惯啊~

他经常做出和自己的话语矛盾的事情。

想起老虚也是这样的,他有很多年真心想写糖写温馨,结果一出手全是暗黑刀子。

结果这次,他不过说了一句“原来如此”,然后马上很乖地喷火。...

© 秩序圣神 | Powered by LOFTER